2017 / 文章

用區塊鏈簡化音樂的授權

我是創辦人許明恩,區塊勢這個月正在進行非公開的付費試營運,所以你沒有收到信是正常的,不是信箱漏信。而今天這篇文章是區塊勢特別為你準備的聖誕禮物,因此也不是信箱忽然恢復正常。

雖然這個月區塊勢沒有公開的文章,但是我每天仍然會收到數十位朋友陸續加入區塊勢的訂閱通知,或是來信希望加入試營運。很開心因為區塊鏈而認識你,試營運會在 12 月底結束並預計在明年 1 月正式上線,希望你屆時用訂閱的方式支持區塊勢。

在那之前,你會先在 2018 年元旦一早收到我寄給你的區塊勢產品預告信,敬請期待。


如同之前所說,我在這個月試營運期間仍然會維持一週三篇的發文頻率,固定時間是二、四、六早上 7 點鐘會遞送到訂閱者的信箱。到目前為止達成率 100%,但是也沒有多餘的庫存。因為每一篇文章的製作時間是每天 10 小時,依據每天狀況、內容難易度不同而會增減 2 小時。

雖然區塊勢的製作時間相較於 4 個月前剛開始時沒有顯著減少。但從讀者的回饋來看,區塊勢的內容已經和其他中文區塊鏈媒體產生顯著的差異。簡單來說,區塊勢不是一個純粹報導事實的區塊鏈媒體。而是根據事實並從台灣讀者的觀點出發,把區塊鏈可能(或不可能)產生什麼影響,以及前因後果用白話文告訴你的媒體。

以下是我試營運期間,所寫的主題:

  1. IOTA
  2. CryptoKitties
  3. 比特幣期貨
  4. 共享經濟
  5. 數位新台幣
  6. 證書區塊鏈
  7. 咖啡幣 ICO
  8. 用區塊鏈標記數位資產
  9. 愛沙尼亞 ICO

這些主題和 12 月之前的免費公開文章有些許不同,之前文章的重點在於將區塊鏈的入門內容,用淺顯易懂的話解釋清楚。而試營運開始,我改以當週最重要的新聞事實為基礎,為你拆解這些新聞背後的脈絡。我希望讀者看完區塊勢獲得的感覺是「原來是這樣」,而不是「知道了」。


最近我在看 11 月底區塊鏈愛好者大會的錄影內容,這是一場上個月在台灣舉辦的區塊鏈年度盛會,因為當天有 4 個會場同時進行,所以我最近都在補聽當時錯過的近 30 場演講

其中我聽到一場區塊鏈在「創意產業版權運用」覺得非常有趣,正好今天聖誕節,我就額外用自己週末的時間寫成一篇文章當成禮物送給你。

音樂產業的轉變

現在我身邊已經很少人在網路上下載盜版(免費)音樂,而會使用付費的音樂串流服務,例如 KKBOX、Spotify。

主要原因是目前這些串流服務的月費,已經比自己上網找盜版音樂所花的時間成本還低。舉例來說 Spotify 的月費是 149 元可以收聽超過百萬首歌曲,而且都是正版音樂。但如果要上網找盜版音樂,就得經過搜尋、下載、放到隨身裝置這三個步驟,花時間之外也有法律風險。

根據今年 9 月國際唱片業協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Phonographic Industry, IFPI)的音樂消費者觀察報告:未來全球主要消費族群( 13~15 歲)中,有 85%的人會使用串流服務例如 YouTube、Spotify。反觀實體音樂銷售額,在最近 10 年從 200 億美元跌到只剩 50 億美元。

source:創意產業版權運用

這代表串流服務商如何將訂閱費的收益,平均分配給平台、創作人、周邊廠商,已經變得越來越重要。然而根據講者的投影片,一首歌被使用者播放之後,串流服務商把錢分配出去的過程是非常複雜的。如果有一套簡化的方法在消費者購買音樂之後,報酬就可以自動分配給產製過程中的各個角色,將有助於減少作業時間、成本。

複雜的授權機制

Spotify 提供消費者音樂的背後,是事先向音樂著作權公司、錄音發行公司洽談授權的複雜流程。每一個箭頭分別代表例如公播權、重製權的正式轉移。然而這麼複雜的授權紀錄與管理,業界仍是透過 Excel 搭配 Email 進行,然後再使用 FTP 傳輸檔案。

Source:創意產業版權運用

換句話說,取得音樂檔案和管理授權是分開進行的,不同組織可能各自擁有一首歌的部分權利。假如今天我要製作一段影片使用到某一首歌曲,可能我要把這首歌產製過程中的每一方都聯繫過一輪才能獲得完整授權,非常耗費時間、人力成本。同一件事情,如果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一首歌要授權出去、獲得報酬也是一樣的複雜流程。因此,在音樂產業內建構單純一點的授權、付費模式就有其必要性。

著作權由法律保護,授權由區塊鏈執行

音樂是否使用區塊鏈來協助授權管理、報酬的分配,對於純粹付費聽音樂的你我其實不會有任何感覺,但是對於音樂製作端的利潤分配流程透明化、簡單化會有很大的幫助。

舉例來說,目前 MUZEUM 就是一個以音樂授權為起點的創意產業區塊鏈計畫。他們是將音樂的授權條件、分潤規則及對象寫在以太坊的智慧合約上,並透過 Bitmark 這個數位資產管理平台來執行各項權利的轉移,而不是直接將音樂檔案放到區塊鏈上儲存。

圖:MUZEUM 架構圖

因此,如果我要獲得某一首歌在公司聖誕節活動影片上的使用授權,我就會到全球音樂的相關訊息(Metadata)儲存庫(圖中 Decentralized Storage)內找到這首音樂得經過誰授權才能使用,在智慧合約上簽約並付款之後,我就可以取得這首歌在聖誕影片上的使用權,同時歌曲的創作者、行銷公司也都可以根據智慧合約上的分潤規則獲得報酬。這就能解決目前產業上,因為分配授權金過程的不透明、低效率的問題。

但是,區塊鏈不能解決人的問題。

授權金比例分配是人的問題

串流平台上的音樂非常多,像我自己通常都是根據曲風、情境或推薦來播放音樂,比較少只播放同一位歌手或專輯的音樂。因此,被我記住且會特別點出來聽的主流歌手他才有跟串流平台談判合約的籌碼,但是較小眾的音樂創作者反而容易被淹沒在情境歌單中,而不容易獲得較多的播放次數,也因此失去跟串流平台談判的籌碼。

智慧合約上有多少比例的收入會分配給音樂創作者是多方角力的結果,包括作曲人/作詞人、表演人、唱片公司、錄音發行公司。換句話說,區塊鏈無法幫助創作者獲得一份分潤比例更高的合約,目前主要的用途是簡化授權機制並提高分配報酬的效率及透明度。

因此,導入區塊鏈之後原本產業鏈上的不同專業分工,例如版權、行銷、通路仍然必須存在服務內容創作者。而區塊鏈可以藉由智慧合約的自動執行、數位產權在區塊鏈上的註記與保護,改善原本作品授權、收入的繁雜流程。

如果區塊鏈能有效簡化音樂授權上的複雜度,同樣的方式就可以應用到其它數位創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