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 文章

區塊鏈上的無人管理自治組織,能取代立法院嗎?

在 Sli.do 上有讀者發問 IOTA 的運作方式。IOTA 在介紹頁面開宗明義的說 IOTA 採用 Tangle 架構,而非區塊鏈架構。因為 IOTA 不屬於區塊鏈的應用範圍,而更像是物聯網百家爭鳴的基礎協定之一,我就暫不獨立寫成一篇文章希望你能見諒。

我知道 IOTA 常常被拿來跟區塊鏈一起說。最常見的幾個特色是驗證速度比區塊鏈快。因為 Tangle 捨棄了區塊的概念,改採較輕量的節點。節點適合物聯網上大量低運算能力的感測器,區塊適合運算能力強的 PC。

另一個是免交易手續費,因為區塊鏈有區分礦工、使用者的角色,使用者付費。而在 Tangle 上驗證、使用者則是同一人,細節我就不多說。

不過,珍珠奶茶不加珍珠、不加奶應該是一杯紅茶。這杯紅茶應該是跟其他純茶類比誰好喝或誰比較健康,跟珍珠奶茶擺在一起討論不太恰當。


今天來談一個有趣的區塊鏈應用: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不受信任的中間人

不知道你看了最近這幾期的區塊勢,對這個標題會不會有種「又來了」的感覺,到底是多不信任中間人

我同意中間人沒有那麼壞,甚至中間人往往可以用更靈活的方式來修復既有規則上的錯誤。然而在區塊鏈出現之後,我們多了一個選項來實現全體參與。

Kickstarter 可以 ICO 嗎?

我以群眾募資網站 Kickstarter 為例,來解釋 DAO 是什麼概念。

我們在 Kickstarter 上瀏覽專案並贊助,一段時間後就可以獲得相對應的回饋。而我們可以簡單的把 DAO 想像成另一個 Kickstarter 群眾募資平台。

差別在於 Kickstarter 可以接受用各國貨幣付款,而 DAO 是採取 ICO 的方式預先發售 DAO 代幣來募集一筆資金,並累積一群手上握有 DAO 代幣的支持者。

使用者只能用 DAO 代幣來參與 DAO 上的募資計畫。當計畫獲得 51% 以上的 DAO 代幣支持時,募資計畫就成功並將 DAO 代幣付款給計畫發起人。發起人可以到交易所將 DAO 代幣換成現金使用。

募資計畫是由智慧合約所簽訂。未來,投資者就可以根據智慧合約的內容獲得約定的回饋。如果發起人拿了錢就跑,那整個網路也可以公開查看到這個人是有未履行合約的紀錄。

DAO 和民主的關係

同樣邏輯 DAO 的概念可以運用於立法院或議會,這兩個機關都是提案、決議的平台。目前是大家選出民意代表,由民意代表這樣的中間人來替民眾提出議案、表決。

如果台北市政府率先以 ICO 的方式,發行一款新的加密貨幣叫做「台北幣」,每位台北市民都可以獲得數枚台北幣。

市政府在這個月挑選一天讓市議會扮演 DAO 的角色,由全民來表決當天市議會的全部議案,民意代表則休息一天。在議場內,只要超過 51% 台北幣支持的議案,就表決通過並寫成智慧合約放到以太坊區塊鏈上執行。

待施政取得一定成果後,有參與這個議案投票的市民,就可以根據合約內容獲得相對應的福利。如果成效不如預期,我們以後也可以在區塊鏈上公開查詢得到哪些案子是未達成預期目標的。

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太棒了!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再選舉一批議員、立委,人民的事自己做主。

DAO 的弊端與極限

我們可以回想上一次自己監督市議會、立法院討論議案,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DAO 的第一個致命缺點就是「參與率低落」,因為做選擇需要時間、精力和背景知識,而這恰好就是大多數人所缺乏的。

而相對於直接參與,目前的代議政治或許是相對高效率的做法,因為不需要每個人都來關心台北市的大小事。

另外,DAO 所採取的制度就是大眾直接多數表決,不一定每個議案都是合這樣的抉擇方式,例如相對複雜的議案。

人在組織的重要性

DAO 基於區塊鏈技術,讓我們可以藉由科技繞過管理、代理人,直接把決策權開放給更多人參與。

然而,目前 DAO 仍然缺乏成功的應用案例。因為 DAO 雖然能確保組織是按照團體決策行事,卻無法解決組織內人與人的協作問題、辦公室政治問題。

萬一 DAO 的規則寫錯,修改成本及機器執行成本也是相當昂貴,反而可能創造更多新的問題。

至少在目前看來,我們距離建立一個功能健全的 DAO 還有一點距離,人在組織內也有其不可替代性。